穿成恶毒女配后我成了团宠

止杀

首页 >> 穿成恶毒女配后我成了团宠 >> 穿成恶毒女配后我成了团宠最新章节(目录)
大家在看 定风波 归隐田园 我的危险夫人 师兄 大佬们为我火葬场 [快穿]戏若浮生 被迫和三个病娇谈恋爱[穿书] 坠落 乱世红颜梦 农门婆婆要修仙
穿成恶毒女配后我成了团宠 止杀 - 穿成恶毒女配后我成了团宠全文阅读 - 穿成恶毒女配后我成了团宠txt下载 - 穿成恶毒女配后我成了团宠最新章节 - 好看的幻想奇缘小说 []

第 2 章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仅是片刻间,屋子里里外外便围了一圈人。

一众下人众星捧月般簇拥着一人来到珠帘之前,还未见人便先闻其声。

“昨夜听说妹妹烧得厉害,本来我还担心着呢,却没想到一夜之间便生龙活虎了。”

这道声音的主人走得不紧不慢,白锦裙绣着牡丹暗纹,裙裾轻晃间已在权思妤面前停下,气势凌人,“看来昨日给你的那顿教训还是太轻了,你可真是半点都不长记性。谁给你的胆子,竟敢动我的人?”

【这就是属于我家心肝女主的气势!权若凝爸爸爱你!】肥鸽又飞回窗台,咕咕咕叫个不停。

权思妤没搭理它的鸟叫,漫不经心抬眸扫了一眼。

权若凝生得柳眉杏眼,样貌清丽,穿了件月牙白的烟金丝暗花长裙,姣花照水,娉婷秀雅,走来时面带微笑,步伐从容,不愧是从小陈国公夫人身边当嫡女养着的。

权思妤收回目光,这狗血文的女主还算有两分姿色,不过占着原主的坑才混到现在这个地位,当着她的面还真当自己是个人物了。

但以往权思妤对上权若凝从来没讨着好过,身上被打得新伤叠旧伤,怕这个女主怕得要死,遇上今天这种情况,她恐怕早就低头认怂了。

权若凝勾唇轻笑,就等着权思妤主动认错,却不料倏然就对上权思妤那副“你是不是脑子有病”的眼神。

紧接着便见她垂下眼眸,低笑了一声,“你以为你算个什么东西?你的人我有什么不敢动的?”

小丫鬟直接吓白了脸,急忙扯了扯她的袖子。

平日里不招惹三小姐都免不了打骂,小姐怎么还敢出言挑衅她?

果不其然,权若凝唇角刚掀起的笑容霎时一僵,“你说什么?”

岂料权思妤半点都不给她面子,笑道:“这侍女还是我发慈悲施舍你的,我有什么教训不得?你怕是横气过久都忘了自己是谁,我不说你是小妾生的,你是不是几乎都要觉得自己是从我娘肚子里爬出来的?”

屋子里的人集体倒抽了一口凉气。

权若凝的手霎时攥紧了帕子,她阴沉着面容望着权思妤那张脸,这个疯子今天到底是吃错了药还是昨夜烧坏了脑子?竟然敢这样跟她说话!

一旁的丫鬟也看出她动了怒气,当下直接站出来,盯着权思妤怒道:“我看你是烧糊涂了脑子,来人!”

权思妤却根本不给她叫人的机会,那侍女话音未落,就见她突然从妆台上抄起了一个模样精致的木盒狠狠砸了过来!

所有人顿时惊得手忙脚乱:“三小姐小心!”

权若凝霎时侧身险险躲了过去,也被她这一出吓得脸色苍白。

垂眸一看,那只木盒被这一摔直接摔成两半,而其中原本好好的一对翠玉镯子此时竟被生生摔碎了一只!

权若凝深知这对镯子的贵重,这可是她心心念念了好久的宝贝,居然就这么被权思妤这个疯子糟蹋了。

她索性也不装清贵了,抬起头看着权思妤,眸子里满是不敢置信,“你是不是得了疯病?!”

“你不是很想要这对镯子吗?”权思妤唇角勾起一抹冷笑,“现在施舍你了,免得你整天惦记,拿了东西还不赶紧滚?”

权若凝简直气得面容扭曲,却见权思妤说话间已经迈着轻盈的步子朝白衣侍女走过去了,对方方才就被她这一摔吓得不轻,眼下一见权思妤面色不善两腿顿时就站不住了,直往权若凝身边靠。

“小姐……小姐救我!”

权若凝见四周下人都被权思妤唬住了,一肚子的嚣张气焰登时灭了大半,说话声都有些发颤:“你要做什么?”

“我的侍女哪有一直跟在别人身边的道理?”权思妤挑眼扫过去,“以前总让着你不过敬你是姐姐,现在我不让了。”

权若凝还要再说什么,权思妤却直接打断她:“你和你娘吃我家的住我家的,你有什么脸霸占我的东西?”

“……你!你!”

权若凝虽是庶出,但从小到大都如是全府的掌上明珠,还从来没被人这样指着鼻子骂过,当下竟然两眼一翻直接气晕过去。

屋子里登时一阵兵荒马乱。

“小姐!小姐!你怎么了小姐!”

“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去请大夫!”

……

【此次宿主成功挑起女主仇恨,目前仇恨值为60,完美完成任务】

【系统将会发送奖励至您的账户】

权思妤打量着案上一堆化妆品,不禁感到有些啼笑皆非。

她的身体在拉完权若凝的仇恨后,状态也比刚穿来时好得多,想必也是所谓奖励之一。

看来想让这具身体摆脱病态,她得日常去女主跟前拉仇恨。

听说那日权若凝受惊后回去躺了大半日,醒后也不准别人提她,以原身在陈国公府这种人人可欺的地位,这件事多半还没闹开,否则这两日来找她麻烦的怕是都要踏破门槛。

权思妤穿越前虽说也经常遭人记恨,但从来没人敢把情绪摆到她面前来,穿成这么个受气包,一下子还真有些不适应。

她对着镜子眼波流转,想着她既然穿过来了,那一切都得照她的规矩来才行,憋屈受气可向来不是她的风格。

“小姐,外面起风了,今夜怕是又有一场大雨。”谷枝递来一件破旧的披风,关切道:“仔细不要着凉。”

权思妤看了一眼那披风,虽然觉得有些凉意,但还是拒绝了她的好意。又见地上四处都摆上了小木盆,不禁挑了挑眉:“这是做什么?”

“小姐怎么忘了?这屋子常年未经修缮,有好几处窟窿……”小丫鬟欲言又止,权思妤却想起来了。

前些日子原身刚进府时,她那位庶姐借着住在一座院子里对权思妤有个照料为理由,将她诓进了自己眼皮子底下。

吃穿用度一切从简,都得按着权若凝的心情来,她还派人在屋顶上专门戳出几个洞,想给原身一个下马威。原身身子差得一塌糊涂,脾气又古怪,本就没人肯理睬她,只能一直这么忍着。

权思妤揉了揉额角,一个国公府嫡女都能混到这种地步,真是绝了。原身忍得住这待遇,她可忍不了。

她将案上用过的化妆品一件件放进八宝盒中,蓦然开口:“蔻丹,现在就去收拾东西。”

这间屋子里本就没什么东西,也没什么可收拾的,倒是当日被权思妤扣下来的丫鬟蔻丹很不大听使唤,“小姐要收拾东西去哪里?”

权思妤缓缓起身,转头斜了她一眼,“让你收你就收,哪来那么多问题?”

蔻丹只能咬牙收拾东西,心想权思妤顶多是不愿意住这屋子,要找夫人换地方,但她没想到权思妤竟然指使她将东西搬到权若凝屋里!

权若凝前脚刚去老夫人的福康堂用膳,权思妤就掐着点带人大包小包到她的地盘撒野,这要是传到她耳朵里,还不得气成什么样?

但权思妤前两天收拾权若凝的场景还历历在目,下人们根本不敢像以前那样对她动手,因此她很容易就来到了权若凝的房门前,毫无阻碍推门进去。

蔻丹根本拦不住这么多人,被人推在地上喘着粗气,狠狠瞪了权思妤几眼。

这丧门星,怕不是真烧坏了脑子!看三小姐回来后怎么收拾她!

然而权思妤一意孤行,进了门就拿权若凝的宝贝瓷器砸着玩,下人们投鼠忌器,根本不敢惹她,只能派人去请权若凝回来。

权若凝尚在回来的路上,得知此事,端庄的步伐顿时就是一歪,气得不顾形象赶回来,两步上门就敲,不敢置信道:“权思妤!”

权思妤半躺在软塌上舒舒服服小眯了一阵,被砸门声吵醒后,睁眼就看见蔻丹正小跑着要去给权若凝开门,霎时冷着脸道:“你干什么?”

蔻丹听见声音身子立时一僵,转身面色为难。

“她喜欢敲就让她敲,敲坏了门算她头上。”权思妤伸了个懒腰淡淡开口,她知道蔻丹对她不会衷心,但她的身契在原主手里,不敢不听话。

果然,蔻丹抿了抿唇,神色晦暗地瞪了权思妤一眼。

权思妤懒得跟她计较。她就喜欢看别人恨她又干不掉她的样子,见状反而轻笑出声,旋即对外面说:“从今日起这屋子就是我的了,权若凝你的屋子在西厢房,以后记得不要走错门,知道吗?”

门外的敲门声霎时一顿,随即传来权若凝咬牙切齿的声音:“……权思妤你发什么疯?真当我拿你没辙?!”

权思妤闭上眼根本不听她的叫嚣,原主或许怕她的威胁,她可不怕。

但随即,她便听见外边传来一道熟悉的男声:“若凝妹妹,怎么了?”

原身与府中众人相处不好,但对这道声音却不陌生,正是二房的长子权贺。这人平日里没少帮着权若凝针对她,原主虽说怕权若凝,但其实更怕她这位堂兄。

权思妤缓缓睁眼,就听见权若凝委屈得要哭的声音传进来:“贺哥哥,四妹将我从屋里赶了出来,说……说我只不过一个庶女,不配住这里……”

软塌上安详半躺着的权思妤:“……?”

不愧是绿茶,真能扯啊。

但直男就吃这种伎俩,权贺一见权若凝快哭了,一股怒意直上心头,转头就狠狠将门砸开,吼道:“权思妤,立即给我出来!”

以他的个子,屋门根本抵挡不住,顷刻间就被撞开。

但就在他破门而入的瞬间,突然眼前就是一黑,不知道什么东西扣到了他脑袋上,旋即他感到一个硬物抵上了腹部,还来不及作何反应,下一瞬直接被人一脚踹了出去!

权思妤面不改色动完手后迅速又恢复了优雅的站姿,一旁权若凝观望完她一套熟练的动作,不敢置信地呆滞在原地。

她万万没想到,权思妤不仅敢冲她砸东西,现在竟然还敢跟权贺动手!

她不是一直以来体弱多病吗?这几天自己根本没怎么让人给她送药,按理说她必定路都走不动,怎么可能还有力气动手?

蔻丹即刻从屋内跑了出去,四周登时一片忙乱,一堆下人围了上去:“贺少爷!”

“贺少爷您怎么样?”

“……”权贺被下人搀扶着腰酸背痛从地上咬牙站起,瞧见周围散成一地的木盆,不禁低骂了一句,抬头就撞见一抹淡红的清丽身影。

肤白胜雪的女子脸上挂着明灿的笑,被丫鬟扶着款款走上前,垂目望着他,眼中隐隐透出几分嫌弃,声音宛如玉珠坠盘般好听:

“堂兄既然这么喜欢来权若凝的院子帮她出头,干脆直接搬过来跟她住在一起得了?”

冷风微起,庭院中花瓣吹了一地。

权思妤一身浅红的衣服立于风中,眉眼如画般精致,美得不可方物,一反往日里风一吹就倒的病弱模样,唇角含笑地望着他,语调间不见半分惧怕和懦弱,理直气壮得仿佛刚才动手的人不是她。

这几天她的精神状态好了大半,因此权贺恍惚间险些没认出她来,愣了愣,旋即反应过来,顿时窝火:“权思妤,你发什么疯?”

“我不过是拿回属于我的东西而已。”权思妤看也没看他一眼,淡淡道。

“我看你是烧坏了脑子!”权贺眉压得极低,“你现在立即搬回去,我就当这事没发生过。”

“我看你根本就没长脑子。”权思妤挑着眼看他,“谁准你进我院子的,你娘没教过你男女有别?你是不是想权若凝想疯了?眼巴巴跑过来给她当狗使唤?”

“你说什么?!”权贺心中的怒气终于抑制不住,沉着脸上前就想给权思妤一点教训,谁知方准备动手,眼前白光一晃,一只半人高的瓷瓶就这么朝着他的脑袋砸了下来,“砰”地一声巨响!

碎片四溅,权若凝一个没留神手背被划伤,当场就是一声惊叫!

权贺被一下砸倒,温热的液体自额角淌下,眼前顿时一阵发黑,瞧见权若凝也受了伤,心中怒气直线攀升,与之同时权思妤也听到了系统声音。

【女主当前仇恨值63,宿主再加把劲,到65则会触发奖励!】

权思妤当即冷笑了一声,望着权贺和权若凝,缓缓卷起袖子,“这就受不了了?比起你们俩施在我身上的伤痕,这算得了什么?”

雪白的手腕暴露在冷风中,上面新伤旧伤纵横交加,狰狞可怖。

权贺见此一腔火气都不自主灭了一半,权思妤养尊处优,身上怎么会有这么多伤痕?

他困惑的目光落到了权若凝身上。

权若凝自然不可能承认这些都是她打的,她顿时眼角一红,委屈道:“这分明就是她自己不知怎么受的伤,怎么能怪到我们头上?贺哥哥这样看着我难道是不相信我吗?”

权贺心顿时一软,若凝妹妹向来温婉柔弱,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他被下人搀扶着起身,死死盯着权思妤:“今日之事我必然告知伯母,不论起因如何,你都必须给我一个交代!”

但就在这时,他身后却突然传来脚步声。

“怎么回事?!弄得一院子乌烟瘴气!”

但当来人瞧见权贺一脑门血时,登时惊得险些晕过去,“贺儿,贺儿你这是怎么了?是哪个天杀的竟然敢对你动手?!”

※※※※※※※※※※※※※※※※※※※※

专栏预收《穿成炮灰女配后我和大魔头he了》求求求求收藏~~~~

下面是文案:

白樱穿成了修真界百年不遇的天才,女配原身爱男主爱得迷失疯狂,尽心讨好,将自己十几年来的修炼资源一分不剩地送给男主

男主遇险时她挺身而出,结果被人一刀砍成残废,一身修为尽散,沦为宗门笑柄,成了谁都能欺负的一条废柴。

而不久后,整个宗门都会知道她是魔族,她心心念念的男主则会一刀将她捅死,杀魔证道,踏上龙傲天吊打菜鸟的爽文之路,彻底忘记她这颗垫脚石,和女主双宿双飞

白樱:谁忍谁傻逼,这炮灰老子不做了!今天就让你们两个去火葬场双宿双飞!(╯‵□′)╯︵┻━┻

于是宗门内所有人都发现,白樱那个自诩天才从不修炼的废物突然开始发奋图强了,不仅没再卑微讨好煜师弟,还整天围着那个凶残貌美的大师兄转,各种修炼资源拿得手软

白樱成功抱上了貌美大师兄的大腿,准备舒舒服服地躺赢,然而她原著看了一半,不知道她大师兄其实是个凶残无度的纯魔

直到那日魔头现世,正道大佬死伤无数,白樱躲在角落里瞧见那位传说中令人闻风丧胆的魔族少君竟然拥有和她大师兄一模一样的脸……

白樱:……QAQ?!!!

而那位阴鸷凶残的魔君轻柔抚着她的脸颊,垂眸淡笑:“樱樱若不肯爱我,我便将他们全杀了。”

白樱:“………”

喜欢穿成恶毒女配后我成了团宠请大家收藏:(m.yuyuxs.com)穿成恶毒女配后我成了团宠语语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长嫂难为 户外直播间 天作之合 落花怜香 高攀 掌心娇纵[娱乐圈] 唐残 逃婚之后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 我在东京教剑道 破云2吞海 离婚后前妻成了债主 红尘篱落 坠落 E408 公寓之逆袭人生 绝对心动 不羁 低调为王 大神你人设崩了
经典收藏 异香 穿成恶毒女配后我成了团宠 [快穿]戏若浮生 师兄 天作之合 我的危险夫人 乱世红颜梦 上仙的神操作 普普通通吃瓜少女 恶毒女配翻身后 大佬们为我火葬场 逃婚之后 坠落 归隐田园 定风波 被迫和三个病娇谈恋爱[穿书] 长嫂难为 农门婆婆要修仙 美色动人 穿成侯府傻女
最近更新 异香 归隐田园 上仙的神操作 恶毒女配翻身后 逃婚之后 大佬们为我火葬场 坠落 普普通通吃瓜少女 穿成侯府傻女 农门婆婆要修仙 穿成恶毒女配后我成了团宠 定风波 [快穿]戏若浮生 乱世红颜梦 被迫和三个病娇谈恋爱[穿书] 美色动人 天作之合 长嫂难为 我的危险夫人 帝囚
穿成恶毒女配后我成了团宠 止杀 - 穿成恶毒女配后我成了团宠txt下载 - 穿成恶毒女配后我成了团宠最新章节 - 穿成恶毒女配后我成了团宠全文阅读 - 好看的幻想奇缘小说